1. 首页
  2. 新闻

以太坊基金会没有梦想

撰文:Jack

过去几天,以太坊 ETF 的反转新闻似乎彻底改变了市场对其基本面的判断,此前极力唱衰的分析师们在一天时间里态度 180 度大转弯。随着 ETF 的正式通过,ETH 今晨几近突破 4000 美元大关,但在价格高潮背后,以太坊基金会却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。

自去年黑山 EDCON 后,行业对于以太坊基金会的不满情绪就已开始显化。这个组织似乎步入了中年危机,在结构、效率和文化等方面均陷入困境,并随着 Solana 的再次崛起颓势尽显。在 ETH 正式成为一种世界资产后,以太坊基金会好像成为了这个生态最大的包袱。

寄生以太坊

5 月 21 日,以太坊基金会(以下简称 EF)知名研究员 Justin Drake 和 Dankrad Feist 先后披露自己此前已成为 EigenLayer 顾问,并将拿到「可能超过自己现有财富总和」的 EIGEN 代币作为报酬。在社区看来,这种「既要又要」的行为吃相实在难看,还有人戏称 EF 研究员「正在把自己『再质押』化」。

这种情况早已不是个例,在如今的以太坊生态,EF 更像是一个索取者,通过自己的「教会」身份向生态输出「意识形态美元」,而 EF 成员则在这种环境下名利双收。

EF「国会化」

在关于「EigenLayer 顾问」的争论中,讨论最多的是 EF 研究员担任项目顾问会不会影响其中立性的问题。

尽管两位研究员均声称自己是以个人身份参与顾问,且会在 EigenLayer 违背以太坊利益的情况下「随时准备结束」顾问职位,但显然社区对此并不买账,在潜在收入「可能超过自己现有财富总和」的情况下,一个人很难保证自己视金钱如粪土。

在披露 Eigen 顾问身份的前一天,Dankrad Feist 仍就 MEV 议题与其他研究员做激烈争论,最终迫使 Vitalik 出面调停。作为提出 Danksharding 的「以太坊指路人」,Dankrad 显然在 EF 有举足轻重的话语权,换个角度看,EigenLayer 更像是花钱在 EF 买了一个说客。

如今的 EF 就像是以太坊的「国会」,研究员们手里写出的 EIP 可以直接改变以太坊的方向与格局,影响上亿美元的生态产业。随着生态参与者数量和体量的不断增长,EIP 牵涉到越来越多的利益关系。每个参与者都希望自己能像 L2 那样在升级中得到「特殊照顾」,但又无法做到所有人与以太坊利益保持一致,因此 EF 研究员就成了资本眼中必须拉拢的「议员」。

实际上 EF 研究员,不论离职或仍在职,以个人名义担任顾问或者其他形式参与项目已经是行业公开秘密。对于项目来说,为了给自己争取生态正统性,必须通过各种方式尽力与 EF 搞好关系,这时身边若有一个与 EF 接近的人,台上台下做事都要方便很多。对于 VC 来说,与 EF 搞好关系则是更早接触优质投资标的的便利渠道,借由 EF 研究员引荐的项目,不仅更容易拿到份额,在正统性方面还能提前上一层保险。

分享链接: - 区块链日报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,币市有风险、投资请慎重。

相关推荐